快捷搜索:  

价值60亿元铜精矿 为何在秦皇岛港“失踪”了

近日,存储在秦皇岛港总价值接近60亿元铜精矿离奇“失踪”的(de)消息,引发市场广泛关注。

8月14日,第一财经报道称,13家公司(gongsi)(gongsi)采购了多批铜精矿运到秦皇岛港,在没有货主指令的(de)情况下,近30万吨铜精矿竟然被第三方运走。负责港口实际作业的(de)秦港股份(601326.SH)是(shi)否对(dui)货物失踪负有责任,引起了货主方的(de)质疑。

8月15日早间,秦港股份紧急发布澄清公告,称公司(gongsi)(gongsi)关注到有媒体报道秦皇岛港铜精矿违约事件,并表示未参与此项贸易纠纷。随后,其证代部工作人(ren)员也回应红星资本局称,铜精矿“失踪”事件与公司(gongsi)(gongsi)无关:“公安机关已对(dui)该事件进行立案调查,公司(gongsi)(gongsi)没有作为被告方进入诉讼程序。”

60亿元铜精矿“失踪” 秦港股份回应

秦港股份称,8月1日前后,13家货主总价值60亿元的(de)30万吨铜精矿被第三方刘宇无单运走。13家货主委托中国秦皇岛外轮代理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、秦皇岛外代物流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等两家货代公司(gongsi)(gongsi)做报关、货物仓储等工作;货代公司(gongsi)(gongsi)与公司(gongsi)(gongsi)签署港口作业合同。

秦港股份在公告中表示,经初步核实:公安机关已对(dui)该事件进行立案调查;公司(gongsi)(gongsi)未参与此项贸易纠纷,公司(gongsi)(gongsi)亦未作为被告方进入诉讼程序;公司(gongsi)(gongsi)作为港口企业(qiye)提供港口作业服务(fuwu),与货代公司(gongsi)(gongsi)签订两方合同,根据货代公司(gongsi)(gongsi)指令出入库,无义务进一步核实实际货主身份并征得货主同意;货代公司(gongsi)(gongsi)与公司(gongsi)(gongsi)所属同一控股股东河北港口集团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,但两货代公司(gongsi)(gongsi)与本公司(gongsi)(gongsi)无股权关系,刘宇亦与公司(gongsi)(gongsi)无关系。

对(dui)于秦港股份的(de)澄清,市场似乎并不买账。公告发出后,秦港股份A股开盘一度跌停,随后股价缓慢回升。截至收盘,跌幅为0.72%,收报2.76元/股,总市值131.31亿元。

秦港股份股吧中也有投资者讨论:“公司(gongsi)(gongsi)管理是(shi)否太混乱?”

随后,红星资本局致电秦港股份,其证代部工作人(ren)员再次强调60亿元铜精矿突然离奇“失踪”的(de)事情与公司(gongsi)(gongsi)无关:“公安机关已对(dui)该事件进行立案调查,公司(gongsi)(gongsi)没有作为被告方进入诉讼程序。”

除了秦港股份,市场对(dui)涉及其中的(de)13家货主公司(gongsi)(gongsi)也十分关注。有市场消息称,秦皇岛港铜精矿离奇失踪事件涉及的(de)国企,包括江铜国贸、万向资源、浙江物产、珠海华发、厦门象屿等。

8月15日,红星资本局逐一致电上述公司(gongsi)(gongsi),只有浙江物产相关部门回应称,没收到相关通知。截至发稿,其他(ta)公司(gongsi)(gongsi)均未回复。

谁运走铜精矿

他(ta)为何要运走

秦港股份在公告中提到,13家货主总价值60亿元的(de)30万吨铜精矿是(shi)被第三方刘宇无单运走,刘宇与公司(gongsi)(gongsi)无关系。

据报道,多家货主也表示,上述“失踪”的(de)铜精矿,是(shi)被一名叫刘宇的(de)人(ren)及其关联方下达的(de)放货指令转走。刘宇实际控制的(de)宁波和笙国际贸易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(下称“宁波和笙”)和葫芦岛瑞升商贸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(下称“葫芦岛瑞升”)被指涉及其中。

刘宇是(shi)谁?据第一财经报道,一位铜行业资深分析师透露,刘宇以前是(shi)一家铜企的(de)采购部领导,后来自己出来单干,做铜精矿原料的(de)贸易生意。“刘宇在铜精矿市场做了大概八九年的(de)时间(shijian),目前在全国铜精矿贸易市场的(de)交易量名列前茅,名下公司(gongsi)(gongsi)年贸易量在100万吨左右。”一位对(dui)刘宇个人(ren)经历有所了解的(de)行业人(ren)士透露。

天眼查APP显示,刘宇目前是(shi)深圳瑞呈辰阳贸易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等3家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法定代表人(ren),另在宁波亿铜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等9家公司(gongsi)(gongsi)担任股东,在葫芦岛东方铜业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等8家公司(gongsi)(gongsi)担任高管。

而被指涉及铜精矿失踪事件的(de)两家公司(gongsi)(gongsi)中,宁波和笙成立于2018年, 公司(gongsi)(gongsi)位于浙江省宁波市,刘宇持有宁波和笙30%的(de)股份。葫芦岛瑞升成立于2011年, 公司(gongsi)(gongsi)位于辽宁省葫芦岛市,刘宇曾是(shi)该公司(gongsi)(gongsi)高管,但在2018年已退出。值得一提的(de)是(shi),两家都是(shi)从事批发业为主的(de)企业(qiye)。

刘宇为何能在没有货主指令的(de)情况下,运走30万吨铜精矿?

据报道,8月2日,货主、货代公司(gongsi)(gongsi)、刘宇召开了三方质询会,刘宇承认了宁波和笙和葫芦岛瑞升通过秦皇岛外代物流,实施无货主指令提取货物进行转卖的(de)行为。8月15日,红星资本局拨打上述公司(gongsi)(gongsi)公开电话(dianhua),截至发稿均无人(ren)接听。

刘宇为何要运走30万吨铜精矿?一位货主则对(dui)第一财经透露:“在质询会上,刘宇自称预判铜价会上涨,于是(shi)在6月份投入了大笔资金进行单边做多投资,但买入不久,铜价便大幅下跌,最后被强行平仓、割肉,损失惨重。所以这次提前转卖货物后,无法再把货物填补回来,导致暴雷。”

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今年6月,铜价的(de)确出现罕见的(de)暴跌行情。据金投网数据,6月6日-7月15日,沪铜主力从73120元/吨跌至53400元/吨,短短一个多月时间(shijian),跌幅达27%。据澎湃新闻(xinwen)7月17日报道,当时电缆回收商刚回收的(de)铜电缆可能还没运到厂里,每吨价格就跌去了2000元。

对(dui)于刘宇的(de)说法,多位货主都难以认同,“我(wo)们(men)请行业内专业人(ren)士测算过,怎么亏也亏不出近30万吨货的(de)缺口。”根据货主反映,无单放货事件暴露后,13家货主已向公安机关报案,以合同诈骗罪立案并获得了受理。货主希望公安机关和相关机构查明真相,追查铜精矿的(de)去向。

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(xinwen)记者 俞瑶 强亚铣 【编辑:李岩】

中国传统音乐如何体现“和而不同”?

体坛观察:霹雳舞是(shi)一项“年轻”的(de)运动吗?

九曲黄河最后一道弯是(shi)如何形成的(de)?

阿桑奇律师起诉CIA 指后者记录其对(dui)话并复制数据

当代人(ren)类社交黑话图鉴:领导问这句话时你(ni)慌不慌

螺蛳粉“嗦”出新职业 试辣师练就“金舌头”

北京妙峰山飙车案一审宣判 两被告人(ren)被判拘役

两部门:严格禁止歧视(shi)新冠肺炎康复者等劳动者

国家发改委:切实保障粮食能源安全和产业链供应链稳定

【寻味中华】千年东坡肉:不着一滴水 留香忆江南

多地医保局调查费用 种植牙集采加速推进

有聊|落落:每个导演都关心电影评分,我(wo)选择相信观众

网店销售“雪兔子”?四川林草局:立即调查

北京交警通报“马某某交通违法”:罚款300元记3分

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再次感染新冠 目前症状轻微

特朗普声称FBI拿走他(ta)的(de)三本护照 网友:难道有潜逃风险?

多地官员上街督导夏夜治安,有嫌疑人(ren)现场被抓

山西临汾男子离世 生命在3个陌生人(ren)身上延续

铜精矿,秦皇岛港,辰阳,铜源,铜电缆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486人留言! 共有:486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